纵深的旅途

脑洞仓。
各式各样的思维碎片,缓慢的羽化。

存个档………
2018年春天的某一天

翻了翻旧照片 看看我找到了啥

那时候 就像你摔碎了我

我把你对我的那点温暖
也都微笑着摔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了



更早之前
你和我说 想我了 想看看我
我就会拍自拍发给你
这样的自拍有好多
而除此之外 我从不会自拍




这样的你 和这样的我 不会再出现了




你是无法被取代的





你是无法被取代的








我像是活在过去

在自己的坟头蹦迪

康纳的心里有个坟
里面埋着那些 因他的任务 而死去的人

他会去给他们扫墓 去给他们剪草
不然里面的东西 怕是要趁着黑夜
上他的身

然后他就发现
这坟里埋的不是别人

是他自己啊

习得性离开 20180717

被电话声音吵醒
身体醒不来,电话声就钻进了无意识编织的梦境里。不知是现实还是梦境,我挣扎着爬起来,拼命要去接。电话上显示剩余的响铃时间,我却没来得及在它响着的两分钟内抓起话筒。我知道是爸爸的来电。我拼命想听到话筒里他要对我说的。可我错过了。我可以回一个电话,却拨不出。我知道号码也知道怎么拨号,却就是拨不出。有些什么在阻止我听到爸的声音。

在这疲惫感中,我醒了过来。

宽敞的空间,舒服的床。我揉着惺忪睡眼,意识还有一半在梦境中烦恼着。按亮无SIM卡的苹果7画面,时间显示早上9点。它拉我进入了现实。爸妈去工作了。百平的房子又被我一个人占据。

可梦中的感觉依然残存。
脑中只有一个想法。

我知道我想留在家人身边,我想留在爸妈身边。今后,我想回家更多次。不再是每年一次或更少。

然而,更多的状态,却依然是离开着的。
若你总在离开,你就会适应了那种离开的感觉。你最久能够离开家多久,就像酒量一样,是习得性的。黑洞般的胃袋越撑越大,神经会被麻痹。

然后,一回父母身边,就会无法控制的发生退行。至少,在我身上是这样的。有的人不愿退行,而我大概是为了退行才想要回家的。那些唠叨,会让你回到孩子般的感觉中。那里有叛逆也有依赖。

我真的依赖我的爸爸。
他一直都在勉强他自己,他一直甘愿为我做任何事。无论我又在残酷的现实中萌发了怎样的愿望,他都能理解我并支持我去实现。

如果他来世转生成了一只鸟,我就做那棵让他栖息一生的大树吧。

让我做那个一直都在庇护和等待着的吧。

20180520的梦 关于贫穷 关于家 关于爸爸

他变得不信感情,只信艺术。
因为怂,他选择了孤独和贫穷。

某天忽然惊醒。
“我竟还在错误中旋转。我总努力的像个奴隶,迷失着自己。这条路怕也是同样结局。”

然后,那天夜里,他就梦见自己回到了他的家乡。梦见坐公交车过站,匆忙中下车时,他一直挂念着自己的大哥在他身边,问他,你身上钱够吗。
他说够的。他没理他,就跑下去了。

当他下车走进集市,却发现空空如也的口袋里只有一张日元。黑市的高价,只给他的日元纸钞兑出了三块钱。三张他见都没见过的一元纸币,大小不同,还印着暗藏玄机的三个相似却不一样的符号。是他没见过的新版人民币。原来新版人民币每张都不一样。

醒来之后,他窝在被子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哎,大哥。”

责任替爱情上场多悲哀,可却只能靠责任坚守,人类多奇怪

回家路上,望着车窗外,
忽然想起那时候我问你
“你的付出你的守候,到底是因为爱我,还是因为责任。”
你说
“是责任”

直到现在
当我终于也因孤独无比
而开始渴望遇到一个与之偕老的人时
才终于明白
说出那句时的,你的心情


车窗外只有飞逝而去的京都的街景
我忽然茅塞顿开般懂了什么
却在那同时变得好沉重

那确确实实不是爱
只是一种选择 一种道德
或者说 只是一种活法
大多数人 都这样活


你也并不是自愿,整个过程中,你都在为难你自己。

换了我的话,早早就会腻烦了对方。


为什么人即使隐忍着也要如此努力

为了与另一颗灵魂成双

即使不爱 即使知道自己不爱 即使违心 也理所当然会坚持


如此奇怪



明明该爱自己所爱 随自己的心

可怎样才算爱?




当年 有个女孩渴望理解
只有一个人也好 她好想要知己
直到他出现 她认为这仿佛是个奇迹
“这世界竟会有这样的人 我只念一句 他便可以理解出我心中的整首歌”
直到现在 她都因自己曾经的那份被理解时的雀跃 而相信他是她命中注定的
即便她同时也接受 那之后的命中注定的分离



可漫长的孤独
渐渐让她了解了一些东西
她察觉到 那并不是奇迹
那只是他的努力和他的道德

然后
她便变得更悲观

曾经的那个人 绝非所谓命运
那只是一段毫无特点的普普通通的爱情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和另一个人在一起
并且是能够尽量安定的一直在一起
才能不被生命的虚无所折磨

这是否是人类的某种
与生俱来的残疾



————————

无人免俗

一天天
一篇篇
爱的酸臭气


惊弓之鸟

当亲人无法再陪在你身边
你是否需要另一个人
或者只要一只猫

你说 你只要一只猫
它会习惯 它会爱上你的味道

哦你看你
仿佛一只惊弓之鸟
好多人
好多人敲响你心门
那声音那么美妙
你却会紧张到一秒内从空气中消失掉

岁月蹉跎你会变老
他们总会走进其他人的房间

你却依旧仿佛惊弓之鸟

你躲在房里 一边和门外人对话
希望有人能推开房门走进来陪你
却会在有人驻足时
紧张的像个惊弓之鸟

“好怕 好怕当我开始在乎一个人的时候
我会再变得,像是那时候一样,全部神经都被操控。”

于是你趴在门上仔细地听着门外的声音

生怕放谁进入你心房
生怕再放他进入了你心房

20170114

有人问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
是哦。
不知道为什么来到了这个世界了。虽然觉得活着没啥意思,但是死早晚也会到来,那也就不用着急了。在死亡到来之前,就活着好了。既然活着,就不能太随便,尽力活的有点意义。不是留下活过的印记,让世界记住我这种意义。而是对于自己来说的意义。只要放任自己,去追寻一些自己想要追寻的答案就好了。毕竟,世界也是早晚都会消失掉的。


因为什么快乐,因为什么悲伤,
因为什么放松,因为什么紧张。
“快乐和放松使我舒服,我想一直都活的快乐而放松。”
你要知道你产生的这些舒服或不舒服的感觉,只是人类的漫长进化史遗留在你脑中的生存本能……
祥和的环境下人自然会放松神经呀……

老先生,命不是这么算的吧 2016.12.17

《算命先生》



他看透了很多人
唯独看不透他自己

他救了好多人
却无法自救

他身边有很多同行
他害怕让同行给他算命
因为他不想听见那些被重复了上百次的忠告
仿佛他悲惨的一生已成现实 毫不动摇

讲道理啊
他走江湖这么多年
还没遇到比自己惨的命格
他一边羡慕出身卑微却有着幸福命格的人
一边想
“这辈子 我就好好做善事积德吧 让自己下辈子好过些”

后来他不再给人算命了
也不给自己算命了
反正怎么算 他也还是那么穷 也还是那么惨

深夜两点,烂醉路旁。2017.7.9

“你出来,我在你家楼下,有话问你”
深夜2点,我收到理想的微信语音。
虽然我们平时有互动,可他却很少主动找我。这种时候联系我,我大概知道他想和我说什么。他也许知道了什么。
当时,我正边哭边洗着碗,因为太惊喜,我把刚倒了一滴洗涤剂的碗丢在不锈钢水槽里就跑出来了。当然,妆也没来得及画。
此刻我多想忘记一切,冲下楼就抱紧他,跳过一切繁杂的步骤直接和他私奔。

但我知道自己的想法多么不现实,也许他还不能接受我。他从未格外关注我,我也从没尝试过表态。

他站在一楼大门外的光亮处,靠着墙,脸上还是挂着那副面具,其实我只听过传说中的描述,还从未见过他的样子。但我只在意他的性格。我相信我们一定合适。他手里拎着一瓶啤酒,时不时啜一口。听到我关上大门的声音,便转过头,朝着黑暗中的我笑了一下,走了过来。

“挺快的啊,”
他也许看见了我眼角的眼泪,但是装作不知道。
“怕你等我太久”我边走向他边答道。
他动了动嘴唇。却没说话,停了一秒。只是看着我的眼睛。
“我希望你能选我”

他问的直接。他是个从不拖泥带水的人。所以我很害怕自己配不上他。

我咬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么问吧。我其实早就知道你的意思了。如果让你二选一,父母和我之间,你到底选哪个。”

我无法无视父母的感受去做选择。

可是他同样重要。

我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止不住。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感受,但这是我为他流的眼泪。这些天我都在为他流着眼泪。

“父母和我,你选哪个”
他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当然想选你啊…可是…可是父母也很重要…”
我不敢抬头看他的脸色。我想我伤害了他。我这么拖拖拉拉。

他递过来一张纸巾。
“刚才超市给的,拿去用。”

我好想好想立刻扑进他怀里哭个痛快。可这样不合适。我曾无数次幻想我们不再被外界的喧闹烦扰,在郊区盖个小屋,安静地生活在一起。
可以说,至今为止我的每次选择,都是为了靠近他一点。
可是现在,还没到时候。

“……你要等我……要等我啊…”
我忍住想要抱他的冲动说着。

“我当然想等你。只是,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还会不会是你想象中的那个样子了。”他转过身去,朝月光中迈出了一步。

我抬起头看着他,
看着他的侧脸在月光底下,
还有他的银发。

他瘦瘦小小的,以前他说他从小生过病,所以长不高大。背也有点坨。可是那些都不重要。我就是知道他的性格,我们在一起一定合适。
他就是我的理想。我就是为了见到他,为了和他在一起而走到现在的。

“咔嗒”
铝罐的声音。
他捏了一下没喝完的啤酒的铝罐,然后递到了我面前。“给你喝吧,我走了”

我从没喝过酒,伸手接了过来。
“尝尝看”
我小啜了一口。
的确有点酒的味道,但却又有水果味混在其中……好舒服的感觉,和我想象中的啤酒味道不一样。

“挺好喝的呢。”

“因为是我喜欢的牌子啊,”他转过头来,月光下嘴角翘的很好看。
“我喜欢的你应该都会喜欢。”
然后猝不及防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还是个贪心的孩子啊。好可惜。”

“……可是我不觉得你们之间存在冲突。我会想办法让他们看得见你的。我会努力让他们承认你的!”

他似乎知道我会说这个。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无论如何,你要离开那几个不好的人。你知道我是指谁。”

我知道他说的是谁……心里变得有些惭愧。

“加油吧。但是我无法等你。这不是我能控制的。”
他走向人行横道旁边,
“酒你喝吧!”
我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他的身影。

红灯变成了绿灯。

“你不会变的!!我也不会变的!!”
我朝着他大喊。


路过三个二次会结束的学生好奇的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我在冲谁说话。

是呢。他们自然是看不到的。

我的理想。
虽然现在还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得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