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深的旅途

脑洞仓。
各式各样的思维碎片,缓慢的羽化。

【汉康】互相拥有

仿生人和平抗争成功之后,康纳很快又回到了DPD。到他之前的搭档那里继续工作。

有次汉克问他晚上在哪里过夜,康纳坦诚的说,他都是回去赛博来福站在库房里。汉克便让他来自己家里住。于是赛博来福成了康纳每周只去一次的地方。他需要一些定期维护。(啊反正同居是大家爱用的老设定了。)

这个星期的赛博来福维护日又到了。今天碰巧结完了之前的案子,只是写写报告,开会整理了之后的安排。一直找他们麻烦的盖文,碰巧也和他的新塑料搭档一起在外面忙着他们的案子。于是汉克得以从无休止的紧张案情中脱身出来,走上DPD大楼的阳台喘一口气。底特律的夕阳把城市中玻璃面的建筑照的金黄,康纳观察到了汉克安定的深情,他的LED也在这金黄中不易察觉的闪了一下。

今天的汉克状态较好,适合展开一定的社交互动来为之后的合作提高质量。

之前汉克曾恼他“不需要休息或娱乐”,于是他把“休息和娱乐”也放在了任务中。需要用人类的方式,并与汉克共同进行。

对康纳来说,休息与工作倒是没什么区别。当优先事项解决后,顺位第二第三的事项会变成新的优先事项。像是给圣伯纳犬梳梳毛这样的事项都完成之后,一些之前隐藏起来的事项会被解锁。他会做一些与他的设计目的不相吻合,却能提高之后合作质量的事。

提高之后的合作质量,其实就是替汉克解决他的一大堆问题。阿曼达虽然已经很少出现,但他的程序依然运行着之前的管理方式。
把握人类的不确定性,需要通过互动去了解这个人类,以及主动解决他们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汉克是他的任务箱。如果康纳知道快乐这种情绪,他一定会因总能在这个神奇的箱子里发现新事项而高兴。

所以,康纳巧妙的建议汉克和自己步行一小时回家,并在路上和汉克逛了超市,买了些平时不太使用的食材,今天要做的是土耳其料理。自从康纳接手了汉克的食谱,汉克喝酒和吃汉堡的习惯就在逐渐改善了。食物这种源自人类本能的快乐,也会改变他们的心理状况。不过,包括家政服务在内的公车私用让汉克有些担心,如果某一天康纳突然不在,他会很不习惯。
康纳料理食材的时候,汉克一边帮厨一边想象了一下没有康纳的生活。然后他用人类的方式品尝料理的味道,告诉康纳如何调整盐量。

汉克吃完晚饭时已经10点了。赛博来福的定期维护在深夜进行。这个时间过去正好。结果车在半路,就接到联络说今天赛博来福那边业务繁忙,同时来了多个RK900的紧急维护,他的维护位被占用,被通知明天再去。然后康纳就往回走。

他有钥匙。开门进去房间时,餐厅和客厅已经熄灯了。卧室开着暗灯,从里面传出些微的喘息声和快速摩擦人体器官的声音。那喘息声是汉克的,根据音调判断出情绪是愉快和亢奋。

康纳认为现在去卧室和汉克打招呼不合适,就站在了卧室门旁。喘息声逐渐鲜明,2分钟后屋里的声音停了下来。

屋里,汉克用纸巾擦过后还是觉得需要洗个澡,就起身下床。刚走到卧室门口就看到康纳的脸,汉克像是看到鬼一样吓了一跳。

“天呐康纳,你不去维护在这干什么呢,什么时候开始在这的”

“路上接到了赛博来福的紧急联络,今天的维护改为明天了”

“你怎么走路无声无息的”

“我认为在那样的情况下不打扰是更合适的做法”

汉克张着嘴说不出话。

他被这么一折腾都忘了自己是要去干什么的了,穿着睡衣跑去厨房坐了下来,拿了罐啤酒开始喝。

康纳跟了过去:“我想告诉您,副队长,”
“作为原型机,我可以加装任何型号的任何功能。包括性爱组件。”

汉克一口啤酒喷了出来,滴的桌子上和他睡衣睡裤上都是。

康纳在他的任务箱中找到了新的任务:加装性爱组件,并尝试解决他的搭档的性需求。

就像食物一样,性是另一个能够满足人类本能的重要事项。


当然,紧急事项是安抚汉克受到惊吓的情绪。

“听着,康纳,你 不 许 加 那 个 狗 屎 组 件,明白了吗?”

“当然,副队长,我只是开个玩笑。”

—————————

结果,汉克当晚刚一躺下就梦见了自己在伊甸园调查案情,给他最多目击情报的竟然是一台在那里工作的RK800。之后他因为担心就把那台RK800带回了家,可仿生人声称要让他体验最新型的性爱组件。他怕自己所做的事情和那些租客相同,便用右手小心的触碰着仿生人和人类一模一样的下体,对方露出的享受表情让汉克满足。

睁开眼睛,春梦对象就躺在他旁边。于是,那天的后半夜,康纳被命令去沙发度过。

—————————

再后来 康纳变得越来越像是个真正的人类了。特别是和汉克在家里的时候。他有些明白人类口中的“快乐”的含义。

汉克会在一次次撞向他熟悉的那个位置的时候怀疑康纳到底是什么。
他想不通仿生人到底和人类是一样的还是不一样的。和人类没区别的反应,在这个功能上因过于普通而不普通。
康纳总能在合适的时候用身体或话语对他作出回应,回应他的身体上或者心理上的需求。他会不断确认康纳是真的觉得快乐了,还是为了满足他在运行那套“快乐了”的程序。他怕那次他梦见的享受的表情,是每个RK800都做的出来的,于是他尽力在变着花样。直到怀里仿生人的LED灯一直保持着红黄交错的状态,发出仿生人在正常状态下模拟不出的,合着发音器杂音的呻吟声。起初康纳会害怕会不解,汉克则告诉他,那就对了。那就是人类所说的“快乐”的情绪。你会无法控制自己,感觉身体不属于自己,仿佛不断被抛起来,再落回到柔软的棉花上。康纳选择相信汉克。他逐渐明白汉克为何说他“不懂休息和娱乐”了。

有时候,汉克会觉得自己太幸运了。
是的,他捡到了宝。康纳一直在为自己解决一切问题。但是他不知道这正是康纳的“快乐”,同时也是康纳的判断。

康纳会来找汉克,是因为汉克是他碰到的那么多人类中,最值得他搭档,也最需要他搭档的对象。汉克可以让他的能力在办案中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发挥,他也能够让汉克情绪安定。而汉克从不把康纳对自己的这种过度的协作看作是理所应当。他会把对方给予自己的份,换一种方式以回礼。

包括这种时候也是。汉克总要找到康纳的模拟感受器最敏感的地方全部来一遍。因为康纳也总是对汉克做的很足。

这不叫礼尚往来,当双方都想让对方变得更快乐时,就会产生这样的默契。

以配合对方为目的设计的仿生人,当他感受到人类口中所说的快乐时,当他也在被对方无微不至的配合时,他不再是个仿生人。他已经几乎就是汉克的人类恋人了。那种时候,他会短暂的忘记所谓的优先事项之类的东西。

这种样子的康纳是个真正的人。
汉克无比爱他的这幅样子。所以他更加珍惜了。
就像康纳同样珍惜汉克。


他们珍惜对方,并互相拥有。

评论(1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