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深的旅途

脑洞仓。
各式各样的思维碎片,缓慢的羽化。

习得性离开 20180717

被电话声音吵醒
身体醒不来,电话声就钻进了无意识编织的梦境里。不知是现实还是梦境,我挣扎着爬起来,拼命要去接。电话上显示剩余的响铃时间,我却没来得及在它响着的两分钟内抓起话筒。我知道是爸爸的来电。我拼命想听到话筒里他要对我说的。可我错过了。我可以回一个电话,却拨不出。我知道号码也知道怎么拨号,却就是拨不出。有些什么在阻止我听到爸的声音。

在这疲惫感中,我醒了过来。

宽敞的空间,舒服的床。我揉着惺忪睡眼,意识还有一半在梦境中烦恼着。按亮无SIM卡的苹果7画面,时间显示早上9点。它拉我进入了现实。爸妈去工作了。百平的房子又被我一个人占据。

可梦中的感觉依然残存。
脑中只有一个想法。

我知道我想留在家人身边,我想留在爸妈身边。今后,我想回家更多次。不再是每年一次或更少。

然而,更多的状态,却依然是离开着的。
若你总在离开,你就会适应了那种离开的感觉。你最久能够离开家多久,就像酒量一样,是习得性的。黑洞般的胃袋越撑越大,神经会被麻痹。

然后,一回父母身边,就会无法控制的发生退行。至少,在我身上是这样的。有的人不愿退行,而我大概是为了退行才想要回家的。那些唠叨,会让你回到孩子般的感觉中。那里有叛逆也有依赖。

我真的依赖我的爸爸。
他一直都在勉强他自己,他一直甘愿为我做任何事。无论我又在残酷的现实中萌发了怎样的愿望,他都能理解我并支持我去实现。

如果他来世转生成了一只鸟,我就做那棵让他栖息一生的大树吧。

让我做那个一直都在庇护和等待着的吧。

评论